与「善」的距离 ◎罗品善

大家好!我是「善」的太太,大家没见过我,我相信「善」应该也很少提到我,只因「善」是公私分明的人,「善」在工作时一向不遗余力,但下班后,对家人的关心与照顾也不会少一分,我很感谢「善」对社会及对家庭的付出与贡献,「善」总是努力的燃烧自己,为周遭带来光明,「善」本无害,端看对方的态度,懂得「善」的人,会享受「善」的热力,运用「善」的力量,将光和热洒播各处,相对的,不了解「善」的人,会畏惧「善」的力量,深怕被灼伤烫伤,处处遮蔽,「善」相对的也反映了对方的本质,对方光明如钻石,「善」会将「善」照耀的光彩夺目,对方暗黑如黑洞,黑洞会吞食着「善」的光和热,直到「善」的殒落。
其实,「善」并非如表面所看到的完美,「善」曾遭受精神疾病的磨难,精神疾病,虽然就像感冒等疾病般只是一种疾病,甚至不会传染,但大家对精神疾病的误解,造成莫名的恐惧,进而歧视,当「善」初发病时,我也如同普罗大众一般不知所措,「善」也曾无助地问着为何这种疾病会找上他,但「善」很勇敢地面对着精神疾病,「善」积极复健与重回社会,「善」更幸运地找到现在这份工作,在卫生单位第一线协助民众的工作让「善」很开心,「善」表示自己生病的经验让自己更有同理心帮助民众渡过人生的难关,「善」乐于工作,「善」总能体谅并消化民众的情绪反应,只因「善」知道人在面对人生关卡时会产生的无助、焦急等负面情绪,「善」总是活力满盈,「善」喜欢与家人分享各项活动演出的影片或照片,不乏长官及民众与「善」亲切的合照。
曾几何时,我感受到「善」的力量消逝了,「善」的回诊频率增加了,「善」更在心理治疗过程中陈述着许多在职场上遇到的疑惑,「善」的新督导彷彿针对性地处处设限,要求「善」只须完成评估的本职业务即可,不让「善」来连结资源,当「善」对督导提出质疑,督导就认为「善」的态度不佳,对上级长官跟同仁散布着「善」不服从督导管教,督导屡屡退「善」的报告,当「善」的工作无法获得肯定而导致工作效率降低时,督导开始检讨「善」的绩效,「善」总认为人性本善,新督导总有一天会了解「善」的能力,但「善」不知道「善」已经被新督导的负面黑洞侵蚀吞噬了,当「善」开始呈现出来异常表现时,在卫生单位工作且受过训练与「善」最接近的各位却无人伸出援手,当舆论都在讨论如何消除与恶的距离时,各位却漠视了与「善」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各位捨弃了「善」,如今,「善」已远离各位。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