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你真心分享时,对方往往不领情,当你不想说时,对方又千求万託

当你真心分享时,对方往往不领情,当你不想说时,对方又千求万託

收录于《瞎掰旧货摊》中的〈紫砂茶叶罐〉,大意是:陈智文是个上班族,在一次的洽公途中,认识了製茶的卢师傅。卢师傅製茶的用心,竟被陈智文所体会。卢师傅又提出对于一般人喝茶态度的看法,这些看法都深得陈智文的心。最令陈智文心有戚戚焉的是,卢师傅后来不再製茶却选择卖梅子,而他分析茶与梅的属性,触动了陈智文省思自己在职场上身不由己的心情,因此对于未来,他有了新的体悟。

这篇小说,有以下几点可以提出来讨论。

一、一窝蜂:卢师傅说一般人喝茶很讲究,不但追求高品质的高山茶,还花费在茶具上,例如:景德宜兴、紫砂金胎等。这都是大家在炒作下,形成一窝蜂的现象,落得大家的焦点不在茶,而是在玩壶。其实,懂得品茶的人都知道:紫砂壶泡出来的茶,有陶土味,反而掩住了茶的芬芳,而磁器壶才是好的。

《红楼梦》的妙玉也是如此,第四十一回写她品茶甚为讲究,首先泡茶的水不是「旧年蠲的雨水」,就是「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住着,收的梅花上的雪」,其次是饮茶的器皿皆是古董杯,有晋王恺珍玩后为苏轼收藏的,还有点犀乔、绿玉斗、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。这些细节不但侧写妙玉是「云空未必空」的道姑,虽然入了空门修行,但并没有从世俗解脱,也质疑她是真的会品茶的吗?

另外,喝茶本是嗅觉与味觉的心灵活动,但现在加入听觉──国乐,视觉──看烟的飘逸迴旋,以及嗅觉──闻香,这些都会干扰茶香,使人无法好好品茶。

二、做自己:卢师傅说:「茶的个性不该腌梅。」这句话一直令陈智文不解,直到卢师傅改卖梅子后,在一次的偶遇中,他告诉陈智文,梅子是苦涩的,採收后,必得先杀青去苦涩,之后没有味道了,故必得添加别的气味,例如:糖精、香料、色素等,来增添自己的风味,足见梅没有实力,它为了生存,必得不断变换角色,一会儿成了凤梨梅,一会儿成了紫苏梅,一会儿成了柠檬梅。

但茶本身自有芬芳,不必靠其它原料来增添自己,加入其它原料反而使茶不纯。举例来说,茉莉花茶是要茶去吸收苿莉花的味道,真正懂得品茶的人是不屑的,因为那是杂味。他们认为苿莉花茶是给追求表面华丽的人去喝的。

卢师傅对茶与梅的见解,让陈智文省思自己在公司总是陷入忠于自己和迎合别人之间的挣扎,对上司要唯唯诺诺,对客户要谦卑,对同事要伪装,对下属却严苛,他其实很想做自己,无奈现实环境总逼他就範;不过,听了卢师傅的话,他确信「明日醒来,他会有一点点的不同。」这不同之处是:从此他心中会有个底限,即使仍然必得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但至少他不会迷失自己。

卢师傅说他父亲为了迎合嗜吃茶梅者,便以紫砂茶叶罐来腌梅,但他认为茶就是茶,茶有它自己的个性,不该让茶随类赋形、同流合污,他偷藏了一个紫砂茶叶罐,用来警惕自己,向茶学习「气节」。

三、知音难寻:卢师傅说:「眼睁睁看着客人将我精心製作的茶叶,粗率的泡成汤水,囫囵吞入肚中,我就会心疼不已。」这种客人就如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一回刘姥姥品茗栊翠庵时,一口吃尽,妙玉为此而不悦,她认为饮茶「一杯为品,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,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。」而今,卢师傅遇上陈智文能体会他製茶的用心,怎不令他感动?卢师傅不但与陈智文分享自己对茶的见解外,还坚持另外送他半斤,这是对知音的回馈。

四、弔诡的人性:当你真心想把自己的想法与对方分享时,对方往往不领情,当你不想说时,对方又千求万託,夏志翔明白这就是人性,因此,当他说起这个紫砂茶叶罐是用来表明气节的东西时,引起那女人的兴趣;不过,他不急着说,反而问:「那说来话长,有一段故事,你想要听吗?」唯有对方想听时才说,才不致白费脣舌。另外,卢师傅说:「许多客人迷信高价茶,觉得我的茶价位太低,不值得购买,于是我把相同的产品提高一倍售价,反而使他们高兴。」这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的人性。

读者从这篇作品的「过场」可知,夏志翔深谙行销必得投其所需才有成功的机会。且看他眼观四面,耳听八方,当他听见眼前的男人在向女友倾诉关于建商的回扣是收还是不收时,便立刻拿起「紫砂茶叶罐」瞎掰一个表明气节的故事。最后,那个女人买下它送男人,要男人时时以它为警惕:身后有余当缩手,莫待眼前无路想回头,为时晚矣!心安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幸福。这个故事,不但行销了商品,也输出了正能量,提醒人莫因一时贪念,迷失自己。